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我还要飞匆谈柏杨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9:36

  “我还要飞”——匆谈柏杨

  台海5月8日讯 海峡导报特约撰述人台湾作家时事评论员范兰钦今日在海峡导报撰文,以下为原文内容:

  有天,张香华给我一封信,那是三十年前我写给柏杨的,他还保存着,张说“你拿回去做纪念吧”。  那封信里写了些爱国互勉的话,今天看来,我不会说好笑,我倒自省是否还抱持当年的想法。当年柏杨就是今天我这年纪,他在“国父纪念馆”地下室“匪情研究中心”养着,负责人是“中统”的老特务,一个电影《色,戒》中老吴的角色。我去那是用那里的图文做“反共宣传”,放在“中视”的“大陆真相”节目中播出。我能进出“匪区”,也算是“特务”,柏杨就是“匪”。  我对这个“匪”,当然不会崇拜,但也没鄙视。柏杨的《高山滚鼓集》,我高中在火车上看的,对他的书有点喜欢,记得他说警察是“三作牌”,“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后来听说他被关起来了,是“匪谍”,也有说是批评“政府”。我想怎么写那种文章就要关呢?后来见到了他,谈得来,或许是好奇、虚荣、叛逆、附雅,我们就成了忘年交。  其实他并没有与我掏心掏肺地深谈过,但我后来遇到许多与他有关的人,知道了很多他的故事,变得很了解他这个人。后来他还叫我做他的纪录片,我又把他的相关纪录找来看,把他一生浓缩成15分钟,那可不比他写《白话资治通鉴》容易多少。片子定格在他自己写的“我还要飞”最后那一撇上。他看了满意,我也满意,香华用这部片子代表他去大陆放给读者看,大家都满意。  当时这种“匪情中心”还有一个,就是“安全局”养的“国际关系研究中心”,“李匪敖”从劳改营放出来后也养在那里。  这些“匪逆”与最高当局都有个中间人,也算是白脸,中间人或是老长官,也或是老朋友,雷震是王新衡,李敖是吴俊才,柏杨是李焕。

  [1][2]下一页

大数据
潮流饰家
夏商西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