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鹤舞月明第五一五章僵持

发布时间:2020-01-21 15:40:40

鹤舞月明 第五一五章 僵持

第五一五章僵持

“哼!”

慕容雪菲自然知道凤如山心里在想什么,冷哼一声,也不与他较真,轻轻挣脱凤如山的怀抱,双手掐诀,张口对着风雷刺喷出一口精气。

巨大的鳄龙尸体之上,已经有几十只在孔鹄鹫大快朵颐,她顾不上计较凤如山的小心思。

乌光一闪,下一刻,风雷刺表面电光闪烁,蓦然出现在一只体形最大的孔鹄鹫眼前。

这只孔鹄鹫,是三阶妖将,也是这群数量过百只的孔鹄鹫中唯一的三阶妖兽。

慕容雪菲既然做了,自然要最好的。

“嘎!嘎!”

三阶孔鹄鹫身高过了两丈,全身的羽毛以黑色为主,却又花团锦簇,什么颜色都有,抬起丑陋的大脑袋,张嘴出两声嘶哑的鸣叫,巨嘴一张,喷出一道五颜六色的光华。

其余的孔鹄鹫听到叫声,也参差不齐的抬起头来,张口对着风雷刺吐出一道道粗细不一的光华,继续低头大口吞食鳄龙的尸体,对风雷刺不再理会。

“嗤!”

各种光华之中,风雷刺度一滞,微微颤了两颤,怪异的抖了两下,贴着黑色孔鹄鹫的尾部飞了过去,却差diǎn击中旁边一只二阶的孔鹄鹫,两片红色的羽毛慢悠悠从二阶孔鹄鹫的身上飘下,落在鳄龙的白骨之上。

“嘎,嘎!”

黑色孔鹄鹫扭头对着慕容雪菲挑衅似的叫了两声,长颈一伸,从鳄龙尸体上啄下一大块鳄龙肉,丑陋的大脑袋得意洋洋地转了两转,并不咽下肚去。

“呸!不要你管!”

慕容雪菲长眉一挑,对着凤如山怒斥一句,伸手召回风雷刺,食指一弹,风雷刺花了一道怪异的轨迹,高高的飞向天空。

“唉!幸好天星海气候寒冷,鳄龙的肉不会臭,就让师叔慢慢玩吧!”

凤如山唉叹一声,摇摇头,趁势悄悄的看了林飞凤一眼,却见林飞凤双眼半眯,眉头微蹙,眼神迷离,知道她是在心中推演阵法,想必是又遇到了难题。

慕容雪菲和孔鹄鹫较量了几十场,林飞凤早就没有了看热闹的兴趣。

凤如山深吸一口气,将神识放出,又将周围细细的搜索了一遍。

两个月来,慕容雪菲白天和凤如山一起在静心岛周围猎杀妖兽、探查周围的小岛,该干什么干什么。晚上就呆在鳄龙尸体的旁边,和孔鹄鹫较劲,不累的筋疲力尽,决不肯去仙府中休息,令凤如山的幸福生活大受影响。

不过小红很满意。

仙府中清静了不少。

对付身手矫健的孔鹄鹫,慕容雪菲的选自然是迅捷、灵巧的风雷刺。

但孔鹄鹫毕竟有孔雀血脉,攻击、防御中自然而然的带有些许空间之力,如此微弱的空间之力,对其他的法宝也许不会有什么看得出来的影响,但很可惜,风雷刺,不是其他的法宝。

风雷刺体积小、度快,操纵灵活、转折如意、快慢由心,重量自然很轻,碰上一大堆杂七杂八的孔鹄鹫的攻击,正好被其克制。

更关键的是,一群孔鹄鹫的攻击夹杂在一起,根本毫无任何规律性可言,慕容雪菲想有所预判,也是劳而无功。

因此,前面几次出手,慕容雪菲还勉强击伤了几只孔鹄鹫,但自从闻讯儿来的孔鹄鹫越来越多,特别是有了这只三阶的孔鹄鹫以后,风雷刺,就再也没有任何战果,如果不算偶尔掉下的几片羽毛的话。

孔鹄鹫身上,几乎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材料,炼体士对孔鹄鹫的精血也不感兴趣,慕容雪菲想击杀一只孔鹄鹫,纯粹是和凤如山赌一口气。

开始的时候,凤如山嘻嘻哈哈的不以为意,他只是将鳄龙身上有用的材料收取干净,鳄龙肉,就给慕容雪菲钓鱼玩好了,林飞凤更不会自讨没趣的上去帮忙,。

然而过了三四天,等凤如山觉得事情不对劲,想动diǎn歪脑筋的时候,已经晚了!

慕容雪菲收拾几只二阶的妖尉不下,自觉太没面子,拗脾气上来,不仅严辞拒绝了凤如山的“帮助”,并警告他不得插手,连林飞凤的“好意”,也被她“婉言谢绝”。更有甚者,慕容雪菲自己也不想着换个办法试试,非得用风雷刺和孔鹄鹫见个高低。

不仅仅是金丹修士丢不起这个人,堂堂的炼器宗师,更丢不起这个面子。虽然,慕容雪菲还没有参加炼器师协会的炼器宗师资格测试。

凤如山偷偷摸摸的试了几次,也杀死了两只孔鹄鹫,不料不仅没有帮慕容雪菲解气,自己还差diǎn挨了一顿揍,知道慕容雪菲已经有diǎn走火入魔,也只得作罢。

幸好孔鹄鹫也只对腐肉感兴趣,不会主动招惹他们,落红群岛来往修士稀少,一时半会,也不虑有它。

就是每天外出之时,林飞凤要在鳄龙的尸体上冻上厚厚的一层冰,免得孔鹄鹫趁三人不在偷嘴,回来后再由凤如山将冰层融化,工作量不小,凤如山也不是特别在乎,全当训练基本法术了。

鳄龙身长肉多,孔鹄鹫一时半会吃之不尽,就算吃完了,天星海总还有别的大鱼。天星海气候寒冷,鳄龙肉也不会臭,而孔鹄鹫和其他的秃鹫一样,耐性出奇的好,灵性却不怎么高,明知慕容雪菲居心不良,总会有有几只孔鹄鹫不停地在鳄龙上方盘旋,从不远离,只要凤如山化开冰层,孔鹄鹫就会呼朋引伴,成群结队的赶过来“赴宴”。

据小红言道,三阶巅峰妖将的尸体,对食腐为生的鹫类妖兽,无异于大补的灵丹妙药,就像万年的灵药对金丹修士一样。

形势,就这么一直僵持着。

“慕容雪菲果然名不虚传。不仅对别人不讲理,连对自己也不讲理!这个世上,除了那么两三个人,恐怕她谁的话也不会听,这么多年,难为他每天都把她哄的兴高采烈!她也真放得开。”

不知何时,林飞凤悄悄的睁开眼来,静静的端了一杯酒在手中,默默地观看慕容雪菲高喝低叱的和孔鹄鹫斗得不亦乐乎。

经过了近一个时辰的缠斗,慕容雪菲好像忘了周围的一切,全部心神集中于风雷刺之上,仔细的体会着风雷刺在孔鹄鹫每道光华攻击之下细微的异变,不仅丝毫不见力竭之象,身上的气势更是攀升到了dǐng峰,风雷刺更是倏忽来去,变化莫测,不带半分的烟火气象。

林飞凤自知自己不包含在“两三个人”之中,对慕容雪菲的专注不禁隐隐有diǎn佩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收拾心神,拿出一个玉筒参悟起来。

玉筒甚为普通,看上去却温润异常,显然是时时有人把玩之故,正是当年凤如山送给她的,记录着冰龙天赋神通漫天飞雪的玉筒。

……

“小黑乖,我累了,你自己玩去吧。凤如山,让小黑带小红出去兜兜风!”

慕容雪菲拿出一颗红色的丹丸,张开手来,放在手心,小黑长嘴一伸,灵巧的将蛋黄大小的丹丸叼在嘴里,长脖子一扬,将丹丸吞了下去,出一声满意的鸣叫,伸长脖子在慕容雪菲的脸上蹭来蹭去。

一夜的“缠斗”,慕容雪菲没有任何战果,疲累欲死的她进入仙府,倒头便睡,不料小黑却跑过来,张开双翅在她脸上拂来拂去,极为亲热。

小黑从出生就是慕容雪菲一手带大,它灵性甚足,对慕容雪菲极为依赖,而慕容雪菲对小黑的感情,有时候连凤榴邩都嫉妒不已。不过今天慕容雪菲太累了,实在没精神陪小黑玩耍,只好拜托小红代劳。

“慕容你搞搞清楚,我一个二阶妖尉,要她一个炼气5层的小修士带着兜风?是我带着她兜风好不好?这里,我才是老大哥,小黑一个小毛孩,带着我兜风,真是笑话。”

小红毫不客气的指出慕容雪菲的用词不当之处,却没注意到它既然自称是二阶妖尉,小黑就应该是一阶妖兵,而不应该是炼气5层的小修士。

“好,就算是你带着小黑好了,那么多废话!给你。”

慕容雪菲也懒得和小红聒噪,摸出一个黑色的灵兽丸扔了过去。

“在仙府里还可以,我不去外面!外面太冷,而且她刚刚晋阶5层,飞得不稳,颠得厉害。凤如山,你去吧,我忙得很。”

小红捡起灵兽丸,自知理亏,黄光一闪,顿时不知去向。

仙府就那么大地方,小黑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在仙府里,哪还有兜风的説法。

在小红的心里,除了血脉,小黑处处不如自己,唯一的好处就是小黑不会説话,不能和慕容雪菲吵架,所以才深得慕容雪菲喜爱,对小黑的得宠,她有几分不服气。

这样的苦力,小红不敢也不愿推给林飞凤,仙府里就这么几个人,凤如山不用説,小红看不上,林飞凤,是小红要拉拢的。

合纵联合,小红也会玩。

“这小混蛋!嗯,5层?凤如山,小黑什么时间晋级了?”

慕容雪菲回过神来,精神不由一振。

“就是这两天吧。师叔,我也不清楚。”

凤如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漫不经心地説道。

北京丰益医院怎么样
成都银康医院口碑
呼和浩特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常德最好的男科医院
中山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