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伶人外传(三)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2:05:25

(一)

我如今是个黄帽郎,卜居在黄河支流一个河津上。黄帽郎就是艄公,汉代的艄公都是要戴黄帽子的,因此沿袭下来,人们就把以撑船渡人为职业的人称为黄帽郎。其实我并不戴黄帽子,下雨天,大太阳时候,就是一顶青箬笠。

我来这里做摆渡的艄公有些时候了。自 儿走后我就来这里了。我不怪她离我而去,谁叫我是伶人出身呢!皇帝当我们是小丑,大臣污蔑我们奸佞,细民则认为我们和宦官一样,也是一些心术不正的小人。所以她走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的挽留。她哭着说,她生下来就是要做皇后、太妃的命,她死也不愿做一个被万人鄙视唾骂的俳优妻子。我真没怪她,倒是我自己觉得,既然一开始就注定不能给她所想要的生活,那就不该接近她让她爱上我。我说,要是有那么一种可能,你找不到你所想要的幸福,记得还有一个人爱你等你,在哪里遇见你的,我就在哪里守候你。

于是我来这里撑船送客,做了个黄帽郎。后来她也真当上了太子妃、贵妃。

此地虽说是黄河流域,但却不是兵家必争之地,相对来说比较宁静安详。陋室就在河津上杨柳树下,草堂四楹,小轩一椽,农圃一畦,有百本薤,五十本葱,萝菔、韭菜亦有,还有一只嘎嘎叫的狮子鹅。摆渡之余,或渔或樵,或书或画,或歌或啸,或筝或琴,惟酒是务,狂悲狂喜,醉的时候多,醒的时候少,其实也十分逸乐。

又是一年暮春时景,宿雨过后,柳暗花明。河中桃花水满,对岸杨存中猛力挥手招呼:

“嗳,撑船的,这边来!”

杨存中也是黄帽郎,如今老了,就把撑船的生活都给了我。儿子上阵打仗死了,儿媳运军粮被流矢射中也死了,如今他一个人养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孙女杨贝儿。他是我的老伙计,时常一起饮酒的。所以被他一叫,我心头就欢喜。撇了毛锥子——这是杨存中对毛笔鄙俚的说法——,拖着一双木屐,棹过木船,见杨存中一手拎着一壶酒,一手挑着菜把,柳条缚着,既有刚断的春笋,也有新鲜的藿菜;身后躲着小孙女儿杨贝儿,黄烘烘的丫髻,乌溜溜的小脸儿,怯生生的大眼睛,口里啯啜啯啜吃着菱茨。

“新酿的青梅酒熟了,量一壶来给你。竹笋是我进山采樵拗的,藿菜是自己家的。”杨存中一面说一面带孙女儿上了船,“在你那喝一杯,怎样?”他涎着脸笑嘻嘻看我。

“这还用说吗!”

我们相顾大笑。小贝儿瞪着一双莫名其妙的眼睛,脏兮兮的脸儿好似一只小花猫。

下了船,去河梁里看,不说鱼了,就是一只螃蟹一只虾公也没有,不知怎的倒网到一只箭镞,我拿在手里使劲远远一扔。

杨存中抚髀叹息:“有酒无肴,忒扫人兴。”

我说:“也不尽然。没有红点装饰冰盘,那我们就烹煮王右军。”

杨存中眍着眼睛,吊着下巴:“烹煮王右军!什么叫烹煮王右军?”

我笑说:“你没听说过曹操‘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吗?杜康代酒,王右军代鹅。”

杨存中又不解:“王右军是谁?”

我在老头子脑门上一拍:“王羲之!”

把鹅退了毛,开膛洗净,煮熟了切作两大盘,芫荽、椒、蒜作醮料,一卵碗藿叶羹,一锅玉屑米饭。将木榼洗好了,旋开酒葫芦盖子,倾下绿蚁,酒光潋滟,不用凑过鼻子,就闻见老大的香味。小抿一口,又酸又甜,皱眉说道:“怎么那么淡,似乎一点酒味也没有!”

杨存中一面往贝儿饭碗里夹一只肥鹅腿,一面得意笑着说:“酒力绵长的酒才算是好酒!”

喝了几杯,话匣子打开了。杨存中问我:“和你相交半年了,除了扳罾摆渡,也不曾见你到州县里走走?”

我说:“心懒了,外面的世界就什么也不想看,什么也不想听,只想在这里静静度过余生。”

杨存中说:“老弟今年贵庚?”

我说:“今年二十有八。”

杨存中道:“是呀!你看你,才多大的人啊,就这样心灰意懒了。要像我五十多岁的人,还不得跳河自尽!”凑过脸来,低声说,“我走村串户也不少,颇认识些村姑寡妇,要不要给你执柯作伐?谈得来的就结婚凑合过日子,省的你夜里寂寞了自己那个。”

我停杯问道:“哪个?”

杨存中笑说:“就那个啊!”看了看孙女没往这边看,就做了个猥琐的动作,我一下明白了,两人又大笑不止。

笑罢,杨存中说道:“说真的,你确实该成个家。去年刚守寡的张寡妇人儿还是不错的,杨贵妃类型的,人还没到 先到,你要喜欢我托人给你说说。”

我淡然一笑,自顾自饮酒。

杨存中又道:“要是不中意,镇上小酒肆黄四娘女儿沈婆儿怎么样,人儿长得精致漂亮,小脚儿走路屁股一扭一扭的,别提多好看了。”

我说:“杨大哥美意心领了,只是我已经心如死灰,风花雪月的事早放下不想了。”立起身,走到案子前,润了润笔,继续今天那副未完的画稿。

杨存中过来说:“死灰就不能复燃吗?”

我笑道:“复燃那就再浇灭。”

杨存中道:“没见过你这么古怪的人!纸上画的是谁?县上庙里的观音菩萨?”

我说:“说你这老儿村,果然!有这样打扮的观音菩萨吗?”

杨存中睁着眼睛道:“怎么没有!要是观音菩萨想变作凡人的模样下来体察民间疾苦,她就会变成这样子。噫!你真别说,太子新取的太子妃和画上的人有七分相似。”

画成了,写上题跋:“慧种生圣,痴种生狂;我为卿痴,我为卿狂。”看了又念,念了又想,想了又唏嘘流涕不止。

(二)

杨存中说,汴梁城里太子纳妃的场面很隆重,迎亲队伍走在皇亲国戚才能走的御道上,道两边用红木杈隔开围观的人们。太子骑的是五花马,脚子抬的是珍珠宝贝,太子妃坐的是装饰华丽的剪鬃轿子。

我心里既堵得慌,又像被掏空了一般,那种滋味说不清道不明。杨存中过河后,自己一人哪堪面对斜阳草树,乱红飞絮?孔融说:“倘若忧能伤人,此子不得永年矣!”如今我是既忧且伤,然而何时才得一死了之!再搜出藏酒,粗略重整菜盘摆在院子里。人影在地,仰见明月。三人同饮,却是自问自答。笑笑啼啼,颠颠狂狂,醉而浩歌,踞而仰啸。

过了些日子,却是孟夏时节,天气暴暖,瓜蔓水长。杨存中带了三个人过河来,一个文士打扮,一手八角扇,一手胁下夹着一把蜀锦套住的琴瑟。一人官吏打扮,一身青衫,想是白乐天所说的“江州司马青衫湿”里司马一类的官儿。一个仆从。来到我这,先教仆从撂下两樽美酒,一个大西瓜,一只熟鸡,一屉馒头,还有一些时新的蔬果。自然了,还有一封雪白的银子。

我看了说:“无功不受禄,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官吏道:“我是本县县官,这位是太子府里的陆太傅,今日我们——”

陆太傅笑道:“且慢谈事务公干,先摆下酒席再说。”

县官叫杨存中去弄好了酒席,就摆在秦宁轩里,一席四人。陆太傅把酒问道:“杜少陵有浣花草堂,孟浩然有浩然亭,陶元亮有陶然亭,然而何谓秦宁轩?”

秦是秦风,宁是 儿,合起来就是秦宁轩。可是我不想跟他们解释,于是笑而不答。陆太傅显然有些尴尬。

县官说道:“今天陆太傅不辞辛劳来此地,是想让你鉴定一件古物。”

我态度散漫说:“我又不是彭祖,有五百多岁,怎么会鉴定古物。”

县官喝道:“我们自降身份,拿来古董宝贝让你鉴赏,是看得起你!有些人,就是活了三生五百年也不曾见过这等好东西,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陆太傅皮笑肉不笑道:“某个人跟我说过,你虽出身低微,却是个清高自诩的人。她早料到单凭我们两个,你是不肯藻鉴古琴的,所以临走时,给了我们一件物事,她说你一见到这东西,就肯定答应无疑。”

说着就递过来一个羊脂玉碾成的观音。不见这个玉观音也罢了,见了它直勾起我多少伤心往事。久久看着玉观音说不出话儿,泪水只在眼里打转。落后叹了口气,说道:“把你们的古琴拿来吧!”

县官捧过古琴,揭去锦套。琴大约有三尺来长,断纹鳞皴,制作奇古,识与不识,乍看之下,皆谓是百年之物。

陆太傅指着古琴说:“太子妃说你曾经在庄宗身边做过伶人,在内府供奉多年,熟知各种佚曲古器。这一件是太子在大相国寺买的,花了上百万钱,想要把它进呈给皇上。但太子妃小心谨慎,说这架冰清古琴倘若是赝品,被宫里内务府的人鉴别出来,那就对太子大大不利了。近来有关太子的流言很多,倘若别人以此向皇上进谗言,到时不惟太子,就连太子妃也是不好了。”

我左手微按琴弦,右指拨弦,音质泠泠然清冽悠扬,似乎是唐代蜀郡雷氏制作的冰清古琴无疑。把琴翻过来,看见腹下有铭文,自称是晋陵子杜牧题:“卓哉斯器!乐惟至正。音清韵高,月澄风劲。三余神爽,泛绝机静。雪夜敲冰,霜天击罄。阴阳潜感,丕臧前镜。人其审之,岂独知政!”铭文后面写着:“大历三年三月三日上底,蜀郡雷氏斫。”

我把这几行字看了又看,再反过来拨弦泛了几次音,说道:“我记得在洛阳五坊时,就是东汉蔡邕的焦尾琴我也见过。至于冰清古琴却缘铿一面,听是听说过,也曾在《金石录》里看到过有关记载。《金石录》里所记录的题铭我一直背得,与眼前这把琴琴腹所写的一字不讹,一字不差。”

陆太傅喜笑颜开:“看来太子没有看错,这把确实是真品冰清古琴,太子妃多虑了。回去我就请太子进呈给皇上。”

我凭着多年与乐器打交道心领神会的第六感,又把琴翻过来看。琴底一般有两个凹槽,术语叫做龙沼和凤沼。只见凤沼内又书着一行字云:“会昌十一年七月八日修。士雄记。”看着看着,看出了端倪,便呵呵仰头大笑。

众人吃惊不小,凑过来看凤沼内的字,然而又看不出什么名堂,发问道:“这行字有什么不妥吗?”

我反问道:“会昌是谁的年号?”

陆太傅道:“会昌乃是唐武宗年号。”

我说:“既然如此,那这把琴怎么可能是唐代之物?分明就是赝品。”

不仅杨存中与县官不明白,就是陆太傅也仍然一头雾水:“怎么它就不是唐代之物?”

我又问:“请问后唐懿祖皇帝名讳如何写?”

县官与陆太傅沉默不语。

我笑道:“懿祖叫李国昌,为避讳他的名字,我们书写到‘昌’时,往往写成‘昌’字下面‘曰’字内少一横。你看凤沼里‘会昌十一年七月八日再修’里的‘昌’字,是不是如今写法,‘昌’字内少一横?这分明是后唐之物,哪里是唐代雷氏真品冰清古琴!”

说罢陆太傅恍然大悟,不住摇头笑道:“今日若不是你为太子藻鉴古琴,辨明真伪,后果不堪设想。太子妃说过,如果此琴果然是赝品,那就留给你作纪念。虽说是赝品,然而实在是一把好琴。”

说罢,拱手作别。我说道:“替我转告太子妃,石敬瑭给契丹人做儿皇帝,引诱契丹人祸害中原,这是千古唾骂的事情,石晋王朝相信不久将会国破家亡,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希望太子妃好自为之。”

县官和陆太傅口气倨傲得很:“谨受教!”说罢拂袖而去。

我坐在秦宁轩里,把那假的冰清古琴捧过来放在膝上,对着百倾河面,左边酒壶,右边熟鸡,鱼鸟为知己,花树为红颜,慢慢的和了弦,弹起来,铿铿锵锵,声震林木,弹了一会忽作变徵之音,凄清婉转,情到深处,自己不觉凄然泪下。

杨存中渡过三人回来,问我说:“你弹的曲儿陆太傅听见了,他说,为什么有时琴声哽咽不发?”

我说:“前几天阴雨,所以有时弦慢不发。”

杨存中又说:“他又让我问你,为什么曲子听起来哀而且思?”

我说:“治世之音安且乐,乱世之音怨以怒,亡国之音哀以思。我有感于国破妻亡,所以曲子哀以思。”

“你妻子死了?!”

“死了,永远死了!”

(三)

这里的秋天很美,岸枫如火,河面瑟瑟红红,水落石出,山高月小。偶尔一行大雁,偶尔一只雪衣,都让我出神浮想联翩。枣栗熟了,鲈鱼肥嫩,菊花美酒,商略平生,也是无奈下苦中作乐之一法。年末大雪,摇船河中,置酒赏雪,或者长啸,或者清歌。人以为神仙之事,殊不知我内心苦楚若江海,所谓“剖却肝胆今置地,惟有华佗知我心”。

一醉一醒,恍惚又是一年春景,花曾识面,鸟已不知名。放舟江中,看着景色好得心痒,记起当年南唐国主李灏献给庄宗的一首吴侬软语,忍不住就唱起来:

“采莲阿姐斗妆梳,好似红莲搭个白莲争。红莲自道颜色好,白莲自道粉花香。粉花香,粉花香,贪花人一见便来抢。红个也忒贵,自个也弗强…….”

正唱着,上流头飘下来一具死尸,只有背部露出水面,随着波浪一起一伏;下肢与头部俱没在水面下。等飘近了,那死尸却穿着一件海清。恻隐之心一发,见又是个和尚,便用竹篙打捞上岸来。看腹部伤口系利器所伤,且死了没几天。腰间兜肚里鼓鼓囊囊,觉得蹊跷,便解下来打开看,一看大吃一惊!这物事光彩莹耀,篆体古文写着:“受命于天,子孙宝之。”不是唐朝遗失的传国玉玺是什么?传国玉玺早已在黄巢兵乱长安时,下落不明,怎么会在这个和尚身上?这个和尚又是谁?当下百思不得其解,去和尚兜肚里找,又找出一封书信,打开看,字迹很有隋代智永和尚风采:

“余随广明先师在长安报国寺为僧,时值黄贼兵乱,车架播迁西蜀,城中焚毁殆尽。先师于灰烬中拾得此物,不以为传国宝也。后值庙会,先师思欲百金售出,恰有先师友人密告曰:‘上有古体篆文“受命于天,子孙宝之”,此乃传国宝也,何可百金售之?’先师遂宝藏之。未几,先师圆寂,以此物托余收藏,待遇见真命天子,则献之上方。余今苦于消渴疾,形如枯木,神情劳落,旦暮且死,恨不能以此物上之受命之主,上负先师之遗嘱,下负黎民之愿望。若余死后,有缘者拾得此宝,庶几不忘余之遗志也。切记!切记!天福十年四月,惠明书。”

共 96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事三杯酒,流年一局棋,时间在一醉一醒,一觞一咏中流失。慧种生圣,痴种生狂;我为卿痴,我为卿狂。心高气傲的宁儿不甘卑微的活下去,最终选择了服毒自杀。春尽絮飞留不住,随风好去落谢家。愿她来生能落在一个合她心意的富贵之家。小说文笔精湛优美,读来是种享受。【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2-05-01 08:27:04 人事三杯酒,流年一局棋,时间在一醉一醒,一觞一咏中流失。慧种生圣,痴种生狂;我为卿痴,我为卿狂。心高气傲的宁儿不甘卑微的活下去,最终选择了服毒自杀。春尽絮飞留不住,随风好去落谢家。愿她来生能落在一个合她心意的富贵之家。小说文笔精湛优美,读来是种享受。 联系QQ:1071086492

小孩睡起咳嗽有痰怎么办
玉林制药云香祛风止痛酊
宝宝便秘吃的药
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