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專家稱蘇泊爾問題鍋復活是國標的錯

发布时间:2019-11-09 06:38:42

专家称苏泊尔“问题锅”复活是国标的“错”,

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苏泊尔 问题锅 死而复生,已在部分地方超市重新上架原因是适用于不锈钢的食具容器及食品生产经营用工具、设备的新国标《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不锈钢制品(GB)》已发布实施由于新国标未对锰的迁移限量作出规定,此前被检查出锰含量超标、镍含量不达标的苏泊尔 问题锅 ,得以死而复生

针对我国食品标准体系存在的种种不足,2010年以来,相关部门已经启动了清理工作就在这一节骨眼上,大企业开始频频出手苏泊尔便是参与不锈钢食具容器新标准起草的唯一一家企业之前的11月28日,《人民》刊发题为《谁在制订食品安全标准》的文章直指, 巴氏奶标准初稿的起草单位是蒙牛乳业集团,生鲜乳标准由伊利集团起草,酸奶标准则由光明集团起草 大企业在 新国标 制定过程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合理么苏泊尔领军者起草的标准,被质疑为新国标降低门槛,这又是为什么我国需要对很多标准进行清理整合,新国标究竟应该如何制定带着上述问题,《每日经济(微博)》专访了两位专家

国标倒退不可取

NBD:如何看待苏泊尔货品重新上架的问题

吴景明:国标往低了走,咱们国家已经出现了好几起这类事件了,牛奶的标准也是一样按道理说,国标肯定是应该越来越严格,对于锅和牛奶这种与老百姓饮食健康息息相关的消费品,标准应该越高越好,像锰这种人体本来就不是很需要的物质尽量还是不要出现,这样的行业标准的确是在向利益集团一端倾斜,普通消费者应该说没有因为新的国标得到什么好处

邱宝昌: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标准制定一定要遵循促进技术进步和维护人民健康安全的原则,标准后退其实就是鼓励落后,因此标准不能越定越低,要参考国际上的标准来制定,一定要有技术引领的概念既然是食品安全标准,就不能 内外有别 ,应向国际标准看齐,要从严

NBD:国标究竟在日常消费活动中起到一个什么作用

邱宝昌:目前在我国消费领域存在着一些标准不同一、不协调的问题正在干扰着消费者的正常判定

只有标准化体系不断完善,企业之间的竞争才会把着力点放在产品和服务质量的竞争上,企业在进行生产和提供服务时才会采纳更高的标准,消费者才能购买到高质量的消费品和接受高标准的服务,成为受益者如果标准过低或者没有标准,一些质量低劣的商品就有可能流入市场,甚至可能危害到消费者的生命健康遗憾的是,有些标准长期 原地踏步 ,甚至二三十年不变,不但给一些造假企业钻漏子提供了可能,也影响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甚至国家形象而标准之争就是利益之争,往往标准低一点,就有大量企业被放进去,而标准一高,一些生产能力落后的企业就会被淘汰出局而我们的某些标准恰恰是迁就了一些落后企业,质量不高

勿让企业绑架 新国标

NBD:有报道称,苏泊尔下架锅 复活 ,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该企业是国标制定的参与者,有悖常理吗

邱宝昌:的确是这样当务之急是 标准的制定应该去掉企业的声音 ,由国家层面组织有公信力的业界专家等参与,过程要公开透明不能让大企业绑架了国标制定,现在往往行业内的大企业就是国标的制定者,这个非常不合理,因为企业大并不一定代表技术最先进,这其中涉及宣传的问题,也涉及经营的问题

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企业参加国标制定,肯定会尽力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或调低标准使得自身可以进入,或者提高标准以打压其他企业从根本上说,我们的国标制定就应该由没有利益关系的第三方来制定,企业需要发出声音、提供建议,不仅是大企业、小企业也要发出声音,但是他们不能作为标准的起草者,也不能成为表决者

吴景明:从客观结果来看,很多产品的新国标还是在向利益集团靠拢这将对消费者带来极大损害,因为这从制度上使消费者维权面临障碍

NBD:国标的制定,该如何进行

吴景明:我的看法与邱律师大致相同,标准的制定离不开行业人士,但是他们只能提供技术和数据上的参考,最关键还是要有利益第三方的介入,就像立法一样,比如我们国家要制定一个关于知识产权方面的法律,肯定不会只由知识产权方面的人士商量商量法律就出来了,而是需要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来审议,这其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是公正的第三方只要第三方具备基本的知识和判断,行业人士在提供相关的资料和数据,然后由第三方综合消费者和企业的观点表决通过,这样制定出的国标才更加公平

众多国标有待完善

NBD:现在很多行业在制定国标

邱宝昌:我国目前执行的标准法是上世纪80年代末制定的,距离现在已经几十年了,确实有很多标准需要修改其实任何一个标准存在都有道理,但目前有些标准具体负责制定的部分、修改时间、出台背景各不相同,有些还布满着利益博弈、观念冲突,让生产企业和消费者无所适从目前我国共有几万个标准,但当时制定的标准普遍较低制定一个标准,需要大量的数据收集及论证,费用较高,而国家对此补助有限,不少花费往往是企业赞助,一是 更新 慢,二是掺杂了企业的 意志 ,因此有些企业就成了低标准的受益者

吴景明:确实有很多标准都已经不合时宜了,需要我们进行修改,比如上海曾经出现瘦肉精中毒事件,而国家检验人员检测后发现,猪肉完全没有问题,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猪肉标准是上世纪50年代的标准,那个年代根本不存在瘦肉精,检测自然也不会包含这一项

此外,我们国家很多标准是相互冲突或者相互矛盾的,这也需要我们国家加紧制定新国标,符合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和消费诉求,但是这不能成为国标下降的理由我们搞法律的人常说,好的制度能够使得坏人变成好人,而坏的制度则能够使好人变成坏人,如果新国标在倒退,这甚至比三鹿向牛奶中加三聚氰胺更加可怕因为个别企业做了坏事,我们有法律,有规则去惩治它,而现在企业做了坏事,反而制度却保护它

站在企业层面看这个问题也是一样,企业如果缺乏由于达标而带来的技术进步压力,也不利于企业长远的利益,不利于走向国际市场

结束语:由国标制定,联系到消费者权益,由消费者权益便可上升至拉动消费和扩大内需缘何居民消费热情不旺钱袋子固然是客观因素,但产品质量和安全也是使消费者放心消费、敢于消费的重要一环而国标便是杠杆,大企业借势绑架国标,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绝不可取制定标准的过程中,如何平衡企业与消费者的利益,不但要维持公平公正,而且制定者更要明白:合理国标是打开数以万亿计消费市场的一把钥匙谢谢两位专家

对话嘉宾介绍:

邱宝昌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

吴景明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

生物谷
生物谷
金振口服液能抗病毒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