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阿卡苏的奇幻之旅 第十九章 荒岛激斗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1:55

阿卡苏的奇幻之旅 第十九章 荒岛激斗

滕川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所有的举动只是为了杀死自己。之前那关于对方是某个世家的弟子偷了龙魂果来卖的判断错误的是多么离谱。今天的一切都是一个阴谋,一个圈套,是一个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人的诡计。这个人究竟是谁?

一个青年男子阴冷的容貌浮现在滕川的脑海之中。这个人就是他的三弟,只有他的三弟才最想杀死自己。虽然自己处处防着大哥,怕大哥知道自己想要继承族长之位的企图,但大哥是不会来杀自己的,自己处处都不如大哥,大哥本来就是族长之位的顺位继承人,根本就没有必要杀死自己。

只有老三,只有老三才是最狠毒最想杀死自己和大哥的人。

“你……你和滕风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这样”滕川忍受着疼痛问道

阿卡苏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是快速的抽插着手里的匕首转眼间十几刀已经刺入。滕川身后的滕文滕武兄弟眼看主人被杀在当场,挥动着武器便攻了过来。

此时的滕川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就在滕文滕武冲过来的刹那,阿卡苏精准的用匕首切断了滕川的脖子。滕川做为一个全身法力远在阿卡苏之上的修行者,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倒在了比自己弱的对手脚下。他致死都不会明白,自己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判断失误的。他肯定不会想到杀死自己的人是和自己没有一丝利益纠缠的一个人族修行者,更不会想到对方杀死自己只是因为今天在酒楼上自己抢夺精灵女孩的事情。这个世界每天这种你死我活弱肉强食的事情都在发生,谁会为了一个和自己没有丝毫利益关系的弱者甘冒风险来刺杀自己。可是他错了,因为他遇到的是阿卡苏。

滕文,滕武,不仅仅是滕川的侍从,更是滕川一脉远房的亲戚,而且还是一对亲兄弟。眼见滕川被杀,两人根本没有退缩的举动向着阿卡苏攻击过来。阿卡苏运转大荒拳不断和二人激斗。可是两人的法力都不再阿卡苏之下,几十个回合之后阿卡苏已多处受伤。

滕文滕武两兄弟原本就擅长合击之术,在各自实力不逊于阿卡苏的情况下压制的阿卡苏节节败退。眼见对方压迫的自己并没有多少机会还击,阿卡苏心中一动。一柄残破的钟型法宝从天而降向着对面的滕文滕武两兄弟头上扣去。两兄弟眼见法宝从天而降心想不可硬抗,就势一个懒驴打滚逃出了钟型法宝的控制范围。谁知那法宝降了一半便爆碎开来,残破的钟体碎片如同暗器一般四散攻击。这攻击是无差别的自杀式攻击,碎片将两兄弟和阿卡苏皆笼罩起来。

片刻时间,三人便各自承受了几十块的碎片攻击。阿卡苏凭着阵法的阻隔还有身上的宝甲空空如也,虽然受了一点伤但是并不严重。而滕文滕武两兄弟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因为阵法的原因法宝碎片被很好的控制在十丈范围内,大多数的碎片都扎在了两兄弟的身上。此时滕武已经被炸成了血葫芦身死当场,滕文因为之前家族赏赐的宝甲虽然保住了性命可是身受重伤,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你到底是谁?”滕文口吐鲜血,看着一步步走进的阿卡苏问道

“嘘”阿卡苏做了一个息声的动作,一把匕首已经插进了滕文的心窝。

长夜寂寥,除了远处哗哗的海浪声,没有人知道这荒岛之上发生的事情。阿卡苏服下恢复的丹药,将滕川几人的身上搜索了一遍,将尸体丢入大海,便匆匆的离开了荒岛。

收拾完滕川几人,接下来便要前往那观海救出那精灵女子。

在一处无人之地,阿卡苏盘膝恢复了片刻。一个计划便从他脑中浮现出来。

深夜三更十分,一袭黑衣的阿卡苏从容的走入了观海客栈。

“滕公子,深夜还没有休息”一位值班的客栈伙计远远的向着阿卡苏打着招呼。

此时阿卡苏穿着从滕川储物袋中取出的衣袍,运用大荒经中血气易容的秘法,片刻时间一个活生生的滕川就出阿卡苏所在地变了出来。之后他又带上了滕川常带的螣蛇面具,无论从外形还是从气势上看都是滕川本人。

“恩”阿卡苏对那值班的兽人伙计点了点头,随手丢了几个玉贝到那兽人小伙的怀里。

“多谢滕公子赏赐!”那兽人小伙喜笑颜开的弓着腰充满了谦卑与献媚。几个玉贝对于滕川这种公子哥就像九牛一毛般,而对于穷苦的兽人来说几个玉贝那就是几十斤的兽肉或者一头驼羊,够一家老小吃喝一周,如果离开第一岛甚至够一家人生活一个月。

走到天子号房间,阿卡苏握着手里的八号房房牌心中略有迟疑。他记得那客栈老者告诉他滕川住在七号房间,可为何滕川储物袋中装的确是八号房的房牌。

不管怎么样进去再说,如果遇到兽人仆从,可以趁他们不备杀了了事。

“少爷,您总算回来了,滕文滕武呢?”正在阿卡苏迟疑之时,对面的七号房间打开了房门,一个马脸兽人谦恭的问道

“我安排他俩跟着那交易的神秘人,今晚应该不回来了。得手后他们会连夜回族里。从今夜开始我将闭关一段时间,你们其他人以后继续呆在这里按族里的要求行事,不要让人知道我离开的消息。”阿卡苏从容的说道。

这种易容,模仿的密法,阿卡苏在化身夜如斯的日子里早已烂熟于心,此时模仿起滕川来,无论从语气还是神态无一不像。

“诺!”马脸兽人答道

“你们知道怎么做对吗?尤其不能让滕风知道”阿卡苏掏出两颗玉星丢给了那个马脸兽人

“少爷放心,小的们知道怎么做。那精灵女子还在房中,小的就不耽搁少爷休息的时间了”马脸兽人满脸谄媚的笑着,一脸什么都明白的神情

挥了挥手,阿卡苏从容的走入了八号房间。

当阿卡苏说出滕风两字时,滕川的身份已经不言自明。虽然带着面具,但马脸兽人敢百分百肯定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主人滕川。因为外人不会知道少爷和三爷的矛盾,更不会知道今晚神秘人交易的事情。至于为什么少爷突然戴上了螣蛇面具,身形举动也有些不太自然的疑虑此时已经烟消云散。

滕川少爷的怪癖就是多,他今夜应该得手了,只是不清楚那神秘人要给他交易什么东西。看样子我得尽快把滕川少爷得到返祖精灵和不明神秘宝物的消息报告大少爷才是,马脸兽人此时已经收起了献媚的笑容。收起了滕川赏赐的玉星,快步离开了客栈,前往某个消息传递的地方。

关上房门,阿卡苏长吁一口气。对面的马脸兽人看似谦恭可是眼神中闪烁的迟疑逃不出阿卡苏的观察。幸亏那滕川临死时问道自己和滕风有什么关系,有了滕风的信息,那马脸兽人怀疑便打消了不少。还是要小心一些

,如果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毕竟观海客栈能在各个岛屿都有产业绝不简单,在这里闹出命案恐怕会招惹大麻烦。阿卡苏全面的考量了各种情况,制定了这个冒名顶替的救人计划。

走入八号房间,阿卡苏还是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惊叹。不愧是十个玉螺一晚的豪华房间,整个房间装修的富丽堂皇,空气中满是淡淡的檀香味道,就连照明用的都是三颗夜明珠。走过外间,进入卧室眼前的情节更让阿卡苏惊叹。

因为在不远处一张牙床之上,平躺着一个美轮美奂的身体。那少女全身赤裸,海蓝色的头发,精巧的面容,笔直的长腿,高耸的胸部。虽然在幻境中经历过和云姬的缠绵,但现实生活中阿卡苏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惊艳,阿卡苏呼吸都沉重了许多。

如果说云姬的美是妩媚而怜爱的美,莫灵溪的美是灵动而自然的美,而眼前精灵少女的美则是动人心魄的美,这是自然的造化,是难以用语言形容而出的纯美。阿卡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缓步走到床边。

精灵少女依旧在沉睡之中,只是不知服食过什么东西,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

阿卡苏拿了一件薄被盖住那赤裸的精灵少女,却怎么也摇不醒沉睡中的她。

看样子是那滕川做了手脚,只是不知道如何能让这女孩快速醒来。这观海客栈多待上一会便是一会危险。阿卡苏无奈的坐在房里打坐冥想,心想总不能带着一个昏迷的姑娘离开吧,再说除了那三个玉贝的破烂石屋阿卡苏在这岛上也没有地方住。算了还是等明日再说吧,明天那传送阵打开,我便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大约一个时辰过后,一声轻微的呻吟之声将冥想状态下的阿卡苏叫醒。

泰安牛皮癣医院
本溪治疗癫痫病费用
济源治疗癫痫病方法
泰安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本溪治疗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